利劍出鞘斬黑手激濁揚清除“村霸”——蘭州新區華家井村常進元案始末
責任編輯:海鐵金    2019-06-18 11:06    審核:海鐵金    來源:    瀏覽:

蘭州新區中川鎮華家井村的常進元,在其擔任村委會主任、村黨支部書記的11年間,以宗親關系、村委會成員及重大利益關系人為紐帶,打著村

委會旗號,獨斷專行,把持了該村的土地交易、沙場經營、企業經營、工程施工,并對反對其行為的人員打擊報復,群眾敢怒不敢言。

省督常進元惡勢力犯罪集團,涉案團伙14人。該案于2017年5月17日移送起訴,11月10日提起公訴。2018年2月7日至8日蘭州新區人

民法院開庭審理,3月9日一審判決。2018年5月9日,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此案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全國法院系統以視頻直播形式審理的第一起“村霸”案件。

1

舉報信揭開“村霸”猙獰面目

“接到常進元案的線索,是因為2016年蘭州新區紀委收到舉報信,舉報中川鎮華家井村書記常進元非法破壞農用地等違法亂紀行為。”6月14日上午,蘭州新區公安局民警楊天月回憶起常進元案時,說到了案件的線索來源。

在紀委對常進元的調查過程中,工作人員發現常進元的行為已構成犯罪,遂移交皋蘭縣檢察院辦理。

檢察機關受案后認為常進元的行為涉嫌受賄罪,便立案偵查,并對常進元采取刑事拘留后執行逮捕的強制措施。檢察機關偵查了一個多月,雖然發現常進元涉嫌受賄罪的證據不夠充分,但發現其又涉嫌公安機關管轄的敲詐勒索犯罪,便于當年8月26日移交新區公安機關偵查。

基于紀委和檢察機關的調查結果,新區公安局組織警力偵查一個多月發現,常進元犯罪案是一起農村惡勢力團伙案,涉案成員眾多,涉及犯罪性質復雜,僅新區公安局偵查力量無法順利偵結,遂向市局領導及市打黑辦匯報。2017年1月11日,“1·10”專案組成立,抽調了一批精干,全面采取偵查措施取證,按照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標準要求進行偵辦,誓要重拳打擊這一農村惡勢力團伙犯罪案。

一封舉報信,終于把常進元這個惡貫滿盈、魚肉鄉里的惡霸推到了臺前。

2

通過不法手段成為“村官”

常進元就是華家井村本地人。常進元,男,漢族,初中文化程度,1965年7月8日生,1989年曾因盜竊罪被皋蘭縣人民法院判刑。2005年至2014年12月任蘭州新區中川鎮華家井村村委會主任。

“常進元沒讀過幾年書,輟學后于1989年因為盜竊罪被判刑,1996年被刑滿釋放后無所事事,在華家井村及蘭州浪跡社會。”6月14日,蘭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中隊長劉永賢向記者介紹了常進元“發跡”前的大概情況。

2005年1月,趁村委會換屆選舉之機,常進元憑借個人淫威,在其家族勢力的操作和幫助下,斗倒了另一家族勢力朱家,獲取了永登縣中川鎮華家井村委會主任一職。自此,常進元開始在家鄉作威作福,成了地方一霸,長達11年之久。在此期間,形成了一個以常進元為首,包括孟某成、劉某堂、彭某慶等14人的農村惡勢力犯罪團伙。

常進元對自己不稱意的班子成員進行了撤換,安排自己的心腹擔任了各社社長。當了村委會主任的常進元顯然不滿足,他又于2014年換屆選舉之際,通過不正當手段當選了村支書,而他的得力助手孟某成則當了村主任。

在華家井,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常進元說了算。即使國家對規劃范圍內的村民遷入開始了控制,常進元依然置若罔聞,違法犯罪活動肆無忌憚:村委會基本上是常進元的一言堂,開會研究審批集體所有的土地轉讓全走了過場,也從不報經上級部門及土地部門審批,宅基地審批更是為所欲為。

至此,常進元通過不法手段將村“兩委”班子徹底變成自家“天下”。徹底把持了華家井村委會。

3

瘋狂斂財100余萬

在把持村委會期間,常進元無視國家法律和集體利益,貪婪成性,不放過任何斂財機會。他利用宗親關系、村委會成員及重大利益關系人為紐帶,打著村委會旗號,獨斷專行,把持了該村的土地交易、沙場經營、企業經營、工程施工,并對反對其行為的人員打擊報復,群眾敢怒不敢言。

常進元及其團伙成員斂財的方式主要是,通過對遷入戶審批宅基地及建房實施敲詐勒索,套用侵占華家井村生態林補助款,非法倒賣集體土地使用權,從村內企業手中收取“贊助費”以及與他人入股合辦砂廠等。

2009年,距離華家井村不遠的區域要建設蘭州新區的消息悄然傳開,華家井村在未來征遷規劃范圍內,便有了外村村民遷移到華家井村落戶的情況,常進元也就有了利用審批宅基地而斂財的機會。2012年5月,蘭州新區正式開始建設,新區建設的熱自然帶動周邊有人遷入居住的火,華家井村就成為了常進元一伙斂財的肥肉。

常進元借平田整地之名,欺上瞞下,以村委會的名義,未履行法定審批程序,違法與他人簽訂土地承包協議10余份,非法轉讓的10處農用地被建設了商砼站5個、砂場5個,造成南北長約4000米、東西寬約1500米的近千余畝農用地遭到嚴重破壞。

再比如,2012年常進元將本村一塊集體土地非法審批為六處宅基地,之后假借本村村民楊某龍之手將該六處宅基地賣給永登縣七山鄉村民李某茂、李某盛等六人,共獲利213000元。被告人常進元將所得款中的137000元占為己有,而后一直向楊某龍索要剩余的76000元,被告人楊某龍以常進元欠其工資為由,將剩余的76000元自己扣留。

據警方2018年8月案件相關材料顯示:不完全統計,常進元團伙違法所得約130余萬元。更為囂張的是:2016年11月29日,彭某慶、常某和為替被告人常進元開脫罪責,在蘭州新區中川鎮彭維慶經營的某賓館內,指使朵某某作偽證。

評論數:  

驗證碼: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